子禾四季

受受得攻番外(洛冰河×沈清秋)


冰妹这几天很奇怪,这是沈老师傅这几天观察下来的结果,平时12个时辰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他身边的冰妹,竟然现在每天都有两个时辰都不见身影。


也许是魔族中有事务要处理吧,不过一晃这样的情况持续的半个多月,沈清秋也开始怀疑起来了,平时可没见洛冰河有那么多时间投入到魔族的事务中,要是他早有这种觉悟的话,现在人间估计都要成魔族大本营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处理事务,那么冰妹到底去哪里了呢。


第一采访者是小师妹,宁婴婴,现在大家来看看实况转播吧。

宁婴婴无辜的瞪着双眼“洛师弟?师尊不是你和洛师弟每天在一起的时间最久吗”。

“最近很奇怪,一直会消失?”


“那会不会是。。。”宁婴婴突然闭上了嘴,抿了抿嘴唇想了半天还是没有说。


“师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些功课没有做完,我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沈老师傅的手还悬在半空之中“妹子啊,你这样不就越是证明你是知道些什么的吗”。


既然如此多去找几个人问问吧

二号采访人明帆

“师尊,你找我啊”拿着扫帚的明帆噔噔噔地跑了过来。

“洛师弟?没见过啊”突然他一拍脑袋大声的说道:“哦哦哦,想起来了,前面刚刚看到他急急忙忙的跑过去了,我问他去哪,他也不睬我,尊师,你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突然想起来,柳师叔说过,只要洛冰河一来苍穹山就去告诉他,师尊,那我先走了啊”。说完,连扫帚都没放下,就往百战峰跑了。

“当着你师尊的面,去找别的男人真的好吗,明帆”沈老师傅内心吐槽到,看到还得去找个靠谱的问问。


沈清秋二话不说,就去了魔界,正准备问问漠北君知不知道到洛冰河的下落,这时候还顺路碰到了,正偷偷摸摸在门外观察的尚清华。

捉住他拍了一下:“向天打飞机巨巨,你在这里干嘛”。

这下差点没把尚清华的魂吓出来,一看是沈清秋他就服了拂了拂胸口,长吁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黄瓜兄,差点没把我吓死”。

“不过你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好奇宝宝沈清秋问道。

“我并没有在偷看大王”尚清华赶紧解释道

“哦,原来在偷看漠北君啊,没想到巨巨你有去此爱好”。


“我没有……”

正当两人激烈讨论的时候门开了:“你们两在门口干嘛”


泡好了茶,沈清秋喝了一口,还不错,不过他突然想到来魔界是有正事要办的,他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你知道洛冰河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吗”。


“尊上不是一直和沈仙师在一起吗”漠北君反问道。


“我是说他每天都有几个时辰会消失”


“那如此,我便不知了”


“好吧”没有问道结果,沈清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清净峰里的竹舍躺着尸,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冰妹到底背着自己去了哪里了呢。

这时候他突然看到窗口飞快的掠过一抹黑色,绝对是冰妹没跑了,沈清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悄咪咪的跟上了洛冰河。


只见他跑出去老远,然后进到了一个矮山洞附近,一猫腰就不见了。


跟踪失败,沈老师傅只能在周围找起线索,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个黑影,还被反映过来就被拦腰抱住了,一个重重的鼻息呼在了耳边:“师尊是在找我吗”。


“没有,我就是在赏风景而已”沈清秋死鸭子嘴硬。

“是这样吗,师尊从清净峰赏风景到了这里呀,这距离是否有些远呢。”


“为师就当是在锻炼身体了!”


“哦,难道师尊不好奇,我最近瞒着师尊在做些什么吗”

洛冰河用舌尖舔了舔沈清秋的耳垂:“师尊真是不坦率呢。”


“不敢动,真的不敢动啊”身后的冰妹紧紧贴着沈清秋,双手不安分的四处游移着,还感觉到一个什么硬硬的东西抵着自己,洛冰河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腰间掏出了一个木簪。


哦,原来是簪子,看来是刚刚自己想歪了。

簪子通体黑色,花样很复杂,可以看出雕刻者的用心,簪子中间又隐隐透露着一种暗红色的涌动。

洛冰河正面面对沈清秋说道:“这段期间我一直在做这个,因为不知道师尊会喜欢什么样子的,我把藏书阁里的书都翻了一遍,还问了宁师姐什么款式的簪子师尊会喜欢。”


洛冰河解下沈清秋原本的发簪,一头青丝撒下,洛冰河迷恋的嗅了嗅,然后拿出了那根发簪替沈清秋梳上。


沈清秋忽然有点感动,原来冰妹是在悄悄做簪子,他还差点以为冰妹外面有狗了,在感动之余,冰妹也把沈老师傅公主抱回了竹舍,之后就干了个爽。


番外一完结(其实暗戳戳的打了个小广告(//∇//),朋友们,白菜簪子不了解一下吗)

簪子……刚不知道为什么发这个会被屏蔽,因为算是广告吗_(´ཀ`」 ∠)_喜欢的可以私信我(⊙v⊙)

受受得攻【三】(洛冰河×沈清秋、蓝忘机×魏无羡)


终于憋出了第三章_(´ཀ`」 ∠)_ 

这章蓝二和冰妹出现了



        “我们来的路上也看到过很多游荡的游魂,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意识,所以我们还没有把他们都收进锁妖囊(自己瞎编的存在)”蓝思追接着解释道。
 
 
        讲真沈老师傅见到过的魔可比什么妖啊,鬼啊的,多多了,一下子出现那么多鬼魂,他还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抬头看了一眼魏无羡,看他一副低头沉思的样子也没说话,继续装作人形摆件。
 
 
        良久,魏无羡终于说话了:“我想,那林家管家没说实话”。
 
 
        “欸?难道不是他家小妾一时想不开投井死了吗”蓝景仪好奇的问到
 
 
        “笨,当然不是啊”魏无羡一个头塔拍在蓝景仪头上“就现在残存在此处的怨气就已经非常强烈了,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小妾投井后留下的怨气,他们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魏前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团黑风应该随时会回来的,之前我们就以为他已经走了的时候,我们刚想去开门他又回来回来了,险些把符咒都冲开了”蓝思追问道。
 
 
       “没事,既然我和你们含光君来了,事就交给我们吧。”不过又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一下。
 
        沈清秋刚想问他有什么打算的时候,突然一阵猛烈的黑风就像他们的方向飞来,浓烈的黑风中,似乎卷着很多颗人头,他们在其中,哭泣哀嚎。
 
 
        沈清秋不知何时手上出现了几片树叶,摘花飞叶,一个暴击,竟是把这团黑风撕成了两半,但是变成两半的黑风依旧威力不减,冲着几人横冲直撞的快速移动了过来。
 
    摘花飞叶竟然不管用,沈清秋一懵,紧接着,魏无羡的陈情就响起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影子从他身边掠过。
 
 
       “是鬼将军!”一边其中一个蓝家弟子喊道,随即下意识一瞥沈清秋,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怂怂的弟子,hhh,貌似有一条家规是不得大声喧哗来着??用的这个设定)。
 
 
一个穿着灰衣,手上戴着镣铐的人飞速扑了上去,突然黑风中出现了很多张人脸,老得,少的,男的,女的,他们都面容模糊,不过都长大着嘴,就像是在呐喊,呼救的样子,就在这时,黑风中的有一个影子陡然脱出,黑风就迅速消失,而掉落在地上的影子却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人形。
 
 
渐渐凝成实体,最后凝结成一个粉衫的女子,女子雪肤娥眉,一双美丽的眼睛似乎倒映着秋水,她看到周围围着那么多人还害怕的倒退了一步,温宁看到一团黑风突然变成了一个女子,手上的动作一顿,竟也有些难以下手。
 
 
“温宁,回来”魏无羡在后面喊道,他暗自心道这个女子绝对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柔弱,还是先保持一点距离慢慢观察。
 
 
那女子看到所有人都严正以待的看着她,她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但是还是没有人敢上前,到底他们都领教过那团黑风的杀伤力,哭了一会见还是没有人理睬她,竟然就自顾自的讲起来:“小女子名叫彩衣,本是林家庄附近的农户之女,虽说家中贫寒但是父母却是不愿委屈我半分,直到有一天林管家带着几个假定来说是林老爷看中了我,要纳我为妾,我自是不愿的,但是他们二话不说,丢下一锭银子就强行把我带去了林家庄,奈何其实纳妾只是一个幌子罢了,林家庄为何能代代繁荣,皆是因为他们供奉着一尊邪神,邪神每十年就要吞噬一条人命,才能接着给林家带去荣华,而我就是这次被选中供奉给邪神的人”说到这里女子顿了顿眼泪又不住的往下流。
 
 
魏无羡眉毛一挑道:“那么,你又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是被邪神杀害的女子,而不是那尊被供奉的邪神呢”。
 
 
女子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魏无羡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子又接着说道:“看样子的确是供奉了很久了,都已经有神志了,还能编故事骗人,不过这个故事漏洞百出,看来是脑子还没长好的样子”
 
 
  女子我,我,我了半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会她原本梨花带雨的眼睛变得怨毒起来:“我还以为这招百试百灵呢”她拍了拍了衣裙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明明之前的那群臭道士就很吃这一套”。
 
 
沈清秋扶额,这么尬的演技,谁都能看得出来好不好,都不知道她智商过合格线过了没有。
 
 
 她舔了舔手指头好像非常陶醉的样子“不过修道之人的血肉可比那些农户好吃多了呢,特别是你们,我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女子一个响指之前消失的黑云重新回到了她身边,但是现在的怨气比起刚才不知浓重了多少倍了,几乎都要化成实质,缠绕在人身上,让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师尊?”就在小boss准备放大的时候,一个黑衣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中,空中还裂出了一条裂缝,不用说肯定是心魔剑的杰作了。
 
 
 他先是环视了人群一圈,看到沈清秋的那一刻突然眼睛一亮,下一秒,他直接一脚踩到了那女子的身上跃了过来。
 
 
“……”众人对着一幕纷纷都看呆了。
 
 
正当女子准备起身顺便看看到底是谁踩的她的时候,一个穿着浅绿色大袖(最近痴迷汉服中,嘻嘻嘻)的男子紧跟而至,女子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又被踩了一脚,男子面若冰霜,也像是在寻找些什么似的,在看到魏无羡时,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弧度。
 
 
“师尊~”洛冰河二话不说就冲着沈清秋奔来,身后的尾巴都快化为实质了。(此处想象一条二哈奔来的场景)。
 
 
这下应该是瞒不住了吧…..沈清秋无奈的想道。
 
 
看到飞奔到沈清秋身边的洛冰河,蓝家弟子的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这词就是小三,虽然也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是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

谁人提青灯

       很久以前写的一个脑洞啦,那时候超级喜欢青行灯的,但是非洲星人现在还没有抽到。。。


        夜里,冷凝的月光照进无人走动的旧校舍,显得格外静谧,可是几个声响却打破了这份安静,几个学生打扮却又不一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他们像是有目的性的走进了一间外观看上去稍微显得干净一些的教室,没有任何交流和眼神的接触,几个人分工明确的做着手上的事。 他们清理出了一块空地,地上整齐的铺上了十个坐垫,教室内还点上了肉眼一下子难以数清的蜡烛,烛光幽幽的燃着,橙色的火光跃动着,照在每个人的脸上。


        几个人默契的坐下,依旧什么都没有说,气氛无比凝固。


        “那么,从谁开始”一个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男生开口打破了寂静。


        “我先来吧”一个棕色短发的少女第一个开口,但是说完后她显然有些后悔,她紧张的绞动着胸前的领巾,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了半天却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没本事说就别跳出来,你这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吗?所有人都是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的,不是为了让你在这里浪费时间的!”一个脾气有些暴躁的女生说道,女生玲珑有致的身材连有些宽大的水手服都挡不住她美丽的曲线,飘逸柔顺的黑色长发柔柔的放在脑后,胸前的铭牌上写着夏川兰三个字,她对那个犹豫了半晌的女生没好气的说到“五十岚,你没本事讲,那就让开,我来讲!” 


        “我可以的...”五十岚光涨红了小脸,轻如蚊呐似得说出了这几个字。 


       夏川兰捋了一下及腰的长发“哼,那就快一点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好,好的”五十岚光喃喃地说道。 她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呼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开口讲述道“我的名字是五十岚光,我要讲的故事是发生在大约二十年前的事.....” 


       大家都安静了下开始听五十岚的讲述,故事很快讲完,五十岚又变得紧张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端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根蜡烛换换吹灭。


        “我是夏川兰,第二个故事就由本小姐来讲”夏川说道,她的美目环视了一圈也没有人反对她就自顾自的开始了自己的讲述“我要说的是在我家附近的别苑里发生的事,传说很久之前还没有造这座别苑之前,那里曾今是一个教堂.....”


        很快夏川兰的故事讲完了,她也像五十岚一样拿起最近的一根蜡烛吹灭。


        “高桥蓝也,我来讲第三个故事”一个个头高大的男生说道,他抬头看向四周,眼神飞快的略过了夏川兰。他身上的校服与五十岚和夏川的一样,胸前的铭牌上写着他的姓名——高桥蓝也。 他清了清嗓子也开始了他的讲述“传说在一个学校的某一间教室它连通着另一个时空,而踏进这个时空的人都消失了,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高桥蓝也讲完了故事,端起蜡烛吹灭了。 “我来讲述一个你们从未听过的故事”


        那时进入教室第一个说话的戴着眼镜的高瘦男生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幸田绫人,他故作神秘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刚上国小的一个亲戚家孩子的事.....” 


       那的确是从未听说过的故事,大家还未反应过来。幸田就拿起了一根蜡烛吹熄。此时还有很多蜡烛是燃烧着的。


       “我来讲下一个故事吧”一个个子矮小,身形消瘦,头微微向下的男生说道,大家的眼神都一下子看向他,“我,我叫宫泽步,”男生察觉到了目光把头低的越来越低都快埋入了衣领之中“我要讲的是一个关于人鱼的传说.....” 


        一根蜡烛熄灭了。 “下一个故事我来讲,我叫星野梦璃”一个粉色双马尾的女生说道“我要讲的故事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一件事,那一年是暑假,我去到奶奶家的村子里避暑,而在奶奶村子外有一条小河,河里常年非常清澈,但是不知为什么却.....” 


       星野吹灭蜡烛。 一个蓝色头发的男生说话了“我叫做观月隼士,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就速战速决的讲完这个故事,希望下面的人也快一点,我还要回家复习一下今天的习题,废话就到这里了,我要讲的是河童的故事,那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他很快速的讲完了这个故事,吹熄了蜡烛。 “我是早见枫太”一个绿色中长发的男生说道,看脸就知道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家伙。“这个故事是中国妖怪的故事,传说有一种怪鸟,她披上羽毛是鸟形,脱下羽毛就是一个妇人的样子,她会寻找家中有孩子的家庭做上记号,等到夜晚就会.......” 


        “这个故事一直流传至今是我在一本中国的妖怪大全上看到的”早见说完就吹熄了蜡烛。 “名字是樱内纪子,我要说的是一个当时大家都总所周知的事,虽然新闻上写了,但是和事实的真相相差甚远”樱内拢了拢有些凌乱的紫色秀发。“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其实杀害女主人的真正凶手并不是园艺师,而是.....” 


       “居然是这样”幸田说道,“当时那件事可是轰动了全国的大事件,没想到真正的凶手会是他,不过幸好他也已经离开人世了” 


        “是啊,我的父亲是警察,所以才告诉我这件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的事情”樱内说道“不过你们千万别往外说啊,我就是为了玩这个游戏才说出来的” 


       “行了,当时来的时候大家不都签了保密协议了吗。不要担心那么多了。


       接着说,该谁了”观月说道。 “本大爷当然是最后压轴的拉”一个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刺猬头男生说道“本大爷是神崎川”他的耳朵上还打着大大小小的耳钉,上面都带满了闪亮的耳饰。“我来讲一个地缚灵的故事,所谓地缚灵就是死后一直停留在最后的死亡地点的灵魂,他们的心愿得不到满足永远不能离开成佛.....” 


        神崎也吹熄了一只蜡烛,这样所有的人都轮(河蟹)了一遍了,然后再回到第一个,五十岚再开始讲述故事。 很快一根根蜡烛就被吹灭,教室里也越来越暗了,随着蜡烛的熄灭竟感觉到教室里不知何时出现的一股凉意。星野冷的有点哆嗦,坐在她旁边的早见像是发现了她的异常,脱下了校服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早见君?”星野有点不好意思,她和早见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早见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她很喜欢这样的早见君,虽然早间君的温柔不光是对她一个人,但正是这样的早间君她才会喜欢上的,早见君外套上好像有一股淡淡的柠檬清香,早间君的身上也是这个味道的吧。就好像她被早间君搂在怀里的感觉哦,想到这星野的脸上有些泛红。 


       “我正好有点热,你能帮我保管一下外套吗,小璃。还有不是说了叫我枫太就行了吗” 早见对着星野微笑着说道。


       “好...的,早,不对枫太君”早间君好温柔啊,星野暗想道,如果,如果早间君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就好了呢。星野拉了拉身上的外套使它更贴近自己的身体。 


      早见低头看向这个可爱娇小的女生,从小两人一直在一起,但是小璃一直都是那么可爱呢,都没有变过,害羞的时候会会有拉衣服这个习惯“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早见心里默默地说道。 


       “星野酱,该你了”樱内小声的提醒道。 “恩,好,我现在要讲的是一个叫做红叶的女人的故事,红叶本名吴也,据说是第六天大魔王织田信长的转世,她从小就长得美丽动人,长大后更是倾国倾城.......” 


        最后一根蜡烛被换换吹灭,教室里彻底的暗了下来。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众人不解的看向四周,不是说点九十九根蜡烛,边讲故事边吹完所有的蜡烛就能召唤出青行灯的吗,为何什么都没有出现,难道是召唤失败了吗?他们按照邮件上写的七点就来到这里了,讲了半夜的故事却什么都没有出现,这真的是让人有点失望。 手上为了召唤青行灯而点的蜡烛已经烧完了三分之一了,再下去也不一定会出现,可能他们失败了吧。 


       正当众人都大失所望准备吹灭各自手上的蜡烛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原本无风的月夜却刮起了一阵很大的风。大风吹动云朵遮住了皎洁的月亮。 众人手上的蜡烛也被大风吹得忽闪忽暗,一团青烟从地上那些已经熄灭的蜡烛中心散发开来,烟雾中恍惚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众人纷纷向后退去, “我们成功了”站在最前方的幸田却是一阵狂喜,而众人的脸色却都各不一。 烟雾渐渐散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青色和服的女人,手上提着一盏幽幽的青灯。


      女人淡金色的长发拖到了地上。发间盘着很多流苏样的发饰。姣好的脸庞上浮现的是一种戏虐的笑。 “是你们召唤我得吗”女人开口了,不,此时应该叫她青行灯才是。因为没有谁能脚不沾地的悬在空中吧。


      “是的”观月说道“只要说出让你满意的故事,你就会实现那个人的愿望是吗” 


       “那是肯定,前提是你们中有人能说出让我满意的故事”青行灯青色的眼盼抬也没抬的回答道。


 “好!”观月紧了紧手上的蜡烛向前一步“那我就第一个来讲,我要讲的故事叫做发姬,朝仓凉子是平民的女儿,但是她却从小就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她的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即使常年的劳作,也没有使她变得和周围的人一样粗糙,在这样的小村子里,无疑她成为了里面最亮眼的一颗明珠,她那头美丽的秀发更是为她添色不少。待她到了十三岁及卉的时候来说亲的媒人都要踏破了门槛。。。。待续(故事还没想好)

受受得攻【二】(洛冰河×沈清秋、蓝忘机×魏无羡)

感觉喜欢的人还挺多的,决定续写脑洞,终于撸出来一小段。。。。

另外,我好吐血啊,刚刚打了好多了,一个手抽都被我删了,简直吐血三升




第二章



魏无羡和沈清秋并排站在避尘上,两人之间却隔着一小段距离,和蓝家的一众弟子一行人向着林家庄方向前进。


飞在后面的的一名蓝家弟子小声的对旁边的人说到:“平时魏前辈和含光君不是超级黏糊的,今天怎么怪怪的”。

“哪里怪了?”另有一名蓝家弟子的好奇心也被勾了上来,自从魏无羡来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很多蓝家弟子就不知不觉的变得八卦了起来,虽然家训石上还是深深的刻着“不得背后语人,不得小声交谈等”但是还是架不住这股八卦之力在众多蓝家弟子之中蔓延开来。



发现异常的那名弟子有些颇为得意,他拉长了声调,卖了一个关子:“你们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旁边的一个着急的说到:“你倒是说啊”一边小心翼翼地看向前方,魏无羡等人有没有发现。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说到:“从今天早上我就发现了,含光君和魏前辈之间的沟通非常少,,虽说含光君平时话也不多,但是吧,和魏前辈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多多少少的说几句,但是今天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


“我还以为什么呢,说不定是魏前辈又惹含光君生气了”。


“那也不会这样,你看两个人现在的样子,特别是你看含光君和魏前辈之间还隔着那么大一段距离就和压根不熟似的,怎么可能是单单因为吵架那么简单。”


虽然魏无羡无法御剑,但是听力还是挺不错的,他们说的话都被听的清清楚楚,同样听的清清楚楚的还有御剑的沈清秋,他内心忍不住的想到,刚刚那个蓝家弟子这么一副八卦的样子,倒是和尚清华有些像,也不知道现在苍穹派还好吗。



一行人御剑了一整天,终于在快要傍晚的时候到了,沈清秋发现越是靠近林家庄,越是有一种令人不适的感觉。


“魏兄”沈清秋低声叫魏无羡。“这周围充满了一股凶煞之气”。


“看样子他们碰到的事情不简单呐”说罢魏无羡就拿出陈情吹了起来,不一会林子里就出现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游魂,男的、女的、孩子、老人都在其中。不过好在他们似乎都没有意识,魏无羡的笛音停止之后他们也就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周围竟然有那么多游魂,那含光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名蓝家弟子问到


“信号源离这里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了”


沈清秋深思片刻“我先过去,你们在这里待命”。说完御剑带着魏无羡往信号源方向飞去。


头顶天空的云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漆黑无比,暗沉沉的压的很低,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林家庄曾是一座非常大且豪华的庄园,不过现在花草凋败,周围乱石树叶洒落一地,已经很难看出它先前华丽万千的样子了,空气中的风似乎隐隐带着呜呜的哀嚎声,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哭泣似的。

魏无羡先一步跳下避尘,径直朝着众多房间中的其中一件房间叫到:“孩儿们我来救你们了”。


“谁是你孩儿们啊!”一个穿着黄色胸口印着牡丹校服的少年一脚踹开了门。


这应该就是兰陵金氏了吧,沈清秋心中暗道。


“金陵”一个头上绑着抹额的少年走了出来,他看到魏无羡又向着他拱了拱手。


魏无羡环视周围,问到:“是什么东西让你们都不得不发信号单求救了”。


“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蓝景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一开始我们由林家庄的管家和两个人长工带着来这里驱除邪祟,但是还没讲两句,突然来了一道剧烈的黑风,一眨眼的功夫,管家和两个长工就在我们面前被吸干了所有鲜血,然后这道风又快速的向我们袭击来,幸亏衣服上的咒文才没什么事,我们只能先躲进其中一件房间,用符封住门和窗户,但是那东西不断的撞门和窗,我们根本也没有办法出去,而且还会发出各种不同人的声音,眼看符上的金光也越来越淡了,我们也无计可施,只能发信号弹了。”

白菜出,以上,有淘宝店,欢迎问价,请拯救一下吃土少女吧_(´ཀ`」 ∠)_

桌子太小了,还有一些摆不下,具体请移步b站(⊙v⊙)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085128

受受得攻【一】(洛冰河×沈清秋、蓝忘机×魏无羡)


魔道祖师+人渣反派

之前的脑洞,随手撸了一小段。
更新了一点点,因为太少直接更在了第一章里面,请注意查收~


第一章


“师尊~”大型犬洛冰河泪眼汪汪的看着沈清秋。

沈老师傅一捂老腰,严厉拒绝“不行( ・᷄ὢ・᷅ )”

“嘤嘤嘤(;´༎ຶД༎ຶ`)”洛少女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流的更欢了。

“够了,你这个嘤嘤怪”沈老师傅还是不忍心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难过“那你明天早上就回去,记住千万别让你柳师叔发现了”。


洛少女乖巧点头


“上来吧”沈清秋拍了一下床铺的另一边。


“阿羡——”夷陵老祖又一次噩梦中惊醒,梦见了以前的事,梦见师姐在他面前死去。他惊恐未定的,直到看到身边熟睡的蓝忘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家含光君长得可真好看”魏无羡伸出咸猪手去摸了一把蓝忘机光滑的脸,普天之下也就他魏无羡敢去摸含光君的脸,偷看含光君洗澡了,不过现在的幸福来的太突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安心下来了,之后倦意也逐渐袭来,魏无羡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拉住蓝忘机的手沉沉睡去。


“师尊,早膳已经好了”二十四孝好徒弟洛冰河端着盘子进来,在沈清秋醒来之前就早早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床上的沈清秋也缓缓睁开眼睛,不过眼睛里却写满了冷漠和一丝不容易被察觉到的震惊,如果读弟机蓝曦臣在这里的话就能读到蓝忘机现在的一脸懵逼。


洛冰河也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沈清秋与以往的不同,“师尊,怎么了?”他放下手上的盘子带着担忧的眼神走了过去,还没触及到沈清秋的手,蓝湛就把手一缩。洛冰河瞬间就感觉到了异样,他抽出腰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心魔剑质问道“你是谁”



“……”懵逼的蓝二还没回过神来。


“今天也是稀奇,蓝湛竟然睡过头了”魏无羡坐在床边,拿起一小撮头发在蓝湛的鼻子底下轻轻地晃动着。


“冰河,别闹”随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冰河,听上去像是个男人的名字”魏无羡抵着下巴想了一下开始推床上的蓝忘机“蓝湛!你给我起来,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狗了!”


洛冰河的心魔剑就抵在蓝忘机的脖子上,蓝忘机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眉头却微微皱起。



“快说,你到底是谁,把我师尊弄到哪里去了。”



蓝忘机心中一动,一边的修雅剑就瞬间被召了过来,两剑交错,小小的竹舍里剑影四起。


        另一边沈清秋和魏无羡分别坐在矮圆桌的两边。



       “就是说你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蓝湛?”魏无羡泯着下巴说到



        沈清秋回答“大致就是这样的”



         一会魏无羡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低语,突然抬起头对着沈清秋说到:“既然你们是在睡梦中交换的,那再睡一觉是不是就换回来了”。



        “我想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过了一会接着说道,不过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说完就爬回到床上准备睡觉,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睁眼就看到魏无羡坐在床边围观:“魏兄,你这样我睡不着啊”。



        “好吧,我就想看看到底会不会换回来,既然如此我不看总行了吧”说完头一撇,做不看的姿势,不过人却没有从床边离开。



        沈清秋只能逼着自己快点睡觉,睡着了就能换回去了,他脑子里都是那个爱哭的弟子,要是他发现自己又消失了讲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想着想着还真的睡着了,一睁眼就看到了洛冰河哭唧唧的脸:“师尊!”他冲过来紧紧抱住沈清秋就怕他突然消失了一般:“师尊,对不起,我又差点把你弄丢了”。



        拍着冰妹的背,慢慢安抚到:“没事的,这不怪你”随即看向四周,这应该是在梦境里吧,原来是主角开大了,就知道怎么可能睡一觉就能换回去,大致和洛冰河讲了一下情况。就在刚刚很久没有声响的系统告诉他,可能是因为两个次元不小心融合了,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情况,等过段时间次元分开了他们就能换回去了,不过系统也没有说具体会是什么时间。



        在梦境中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冰妹回到了现实世界,一睁眼,魏无羡还是在旁边直直的盯着,他只能顶着压力说到:“魏兄无需紧张,我想可能是次元的融合导致我和蓝道友互相身体,只要等两个次元完全分开我们就可以换回来了。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天,隐隐的看见了苍穹派的山门“按照现在的融合程度,可能连周围的景物都会有所融合。”


        借此沈清秋也参观了一下云深不知处,一堆穿着白色校服扎着云纹抹额的蓝家弟子在见到他的时候都弯腰向他道招呼道:“含光君好”他在内心忍不住的吐槽了一下蓝家的校服,真的有点像披麻戴孝似的,不过一转念想到自己也是这么穿的,沈老师傅顿时笑不出来了。



        为了不露陷,他还是按照蓝湛平时的穿衣,抬眼看到了走在前面的魏无羡,穿着红黑的长衫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冰妹,那孩子也喜穿黑衣呢。说来也有些好笑,平时总嫌他烦,爱撒娇,爱腻着他,现在几日不见竟有些想他了,沈清秋扶了扶额头。



         忽然一名蓝家弟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含光君,刚刚发现了一枚蓝家弟子的求救弹”。



        好歹沈清秋也是做过峰主的人,他先是让那名弟子冷静下来,再询问他信号弹发出的具体位置。



      “信号源在林家庄,距离这里大概50里”。弟子回答道



     不过到底沈清秋不清楚蓝家的行动模式,一旁的魏无羡在旁边像他挤眼到,不过两人的默契值实在太低,半天沈清秋也没看懂。



    “我要先借用一下你们含光君”魏无羡只得拉过沈清秋跑到一个小角落“沈兄,可以啊,刚刚都快帅的快能赶上我家蓝湛了”。




     本以为他会讲什么重要的话的沈清秋脑袋上留下一大颗汗“既然我现在和蓝道友交换了身体,理应我也该帮他处理一番族中的事物,现在情况紧急,魏兄可要一起前去。”

       


    “要去,我肯定要去,整天呆在这云深不知处可闷死我了,不过我不能御剑,一会你带我飞”。



       沈清秋微微一笑“包在沈某身上”

   


       修仙之人竟然不能御剑,这让沈清秋大吃了一惊,不过随即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进入大堂之时就看到了一队排列整齐的蓝家弟子正整装待发。


洛冰河最像受的攻,魏无羡最像攻的受,我在想如果这两本小说里的人物碰到会发生什么事呢,痴迷乱炖,一直想写这个梗的。不过却一直没想好,这两个一点不搭架的人怎么才能碰到一起呢_(´ཀ`」 ∠)_

痴迷旧剑,无法自拔!画是画不出来,只能临摹了一张\(//∇//)\